32

我想我已经

我想我已经开始渐渐的忘了

已经不再幻想了

甚至连你的眼神望向哪里也不介意了

 

我想我这次是真的要放下了

感觉不到痛苦了

对于你我存在的关系已经不想勉强了

 

虽然有时第一个念头想的还是你

虽然偶尔你还是出现在我的梦里

不过我相信那也只是正常的惯性而已

 

谢谢你和我相遇的美丽年华

即使你和我并不存在什么年华美丽

 

也许多年以后翻开回忆

还有这段记忆想起

曾经的现在的我

如此的爱过你

三行诗

我从岸边走过 人群离开了我

我吐出那杯酒 把大冒险执行了

然后你开始想我

中秋月夜

月满中秋夜

人忆半乡情

举杯望月与君酌

遥对百千里

愿长久

共婵娟

就这样

时间流走

带走了什么

剩下了什么

而又得到了什么

 

我站在原来那里

魂魄留了下来

人却被带走

 

像置身于旷野

风声似乎带着谁的轻吟

在诉说着这里曾有过的传说

 

因为我们只是一个人

所以都会有过悲伤

又都在长河里慢慢被沙石掩埋

 

因为我们只是一个人

所以同样有过快乐

只是在无垠的大地上渐渐烟消云散

 

至于那些无法忘却的情谊

又是在何时断了羁绊

风吹起

云散时

就这样了

和痛苦去旅行

和痛苦一起去旅行

我问痛苦你为什么跟着我

痛苦说那是因为你想我跟着

我又问

那你什么时候走

痛苦答

到你找到幸福为止

幸福是谁

幸福是我的孪生姐妹

她神出鬼没

有时候就是在你面前你也看不到

我说那我怎么确定那就是幸福

痛苦说你觉得是那就是

又一天

我去寺院参佛

我对佛说

我要把痛苦留在这里

佛说佛门不留垢

于是我留了下来

让痛苦带着我的肉身回了

唤幸福

我唤幸福做一缕轻烟

你可见它缓缓经过 如幻似影

当你想要拥入怀中 却一无所获

 

我唤幸福做一滴朝露

你见它在朝阳之下 熠熠生辉

但却只有早起的人 才值得拥有

如此的心疼

不经意间

说出了故事的结局

我没有去过问

太多的为什么

只是你说习惯的时候

我的心

怎么如此的疼

那些字眼太伤人

你很好

好到你以为我会找到更好的

如果只是朋友而已

那么此刻我也不会如此的悲伤

彼此都知道

再见其实是说再也不见

永远 尽管真的不存在

只是

那些字眼太伤人

黄昏曲

偶遇有点像天气

明明看着要下雨了

转眼太阳公公就露出了笑脸

刚刚才几眼的邂逅

下一秒就离别殊途

有人说旅行是生活的一种调料

在自己呆腻的地方

去到别人呆腻的地方

一路上有太多的未知

正正是这种未知让我们有了少许期待

以及一点点悸动

一念之间

一眼天堂

却又触摸不到云层透下来的光

一念之间

一眼蹉跎

放开了手却也拥抱满世界的伤

不再看

撒满了一地的月光

不再开

落满了秋风的心窗

写一封离别书张

细心折叠

和一曲愁情伤感

轻声吟唱

游园春梦

梦已归天堂

独留斯人

无处话凄凉

岁月之舞

 轻轻的向着天空

阳光灿烂

从指缝中穿过金子般的光芒

 

 轻轻的穿过身体

天清云淡

在耳朵里听到童谣般的回响

 

岁月在未曾察觉间

安静的顺河流淌

偶尔的潺潺之音

那是不经意的起伏

有的是现实

有的是理想

 

岁月轻舞

舞过了年少时光

舞起了快乐悲伤

 

岁月轻舞

轻轻的笑着回忆

轻轻的听着过往

 

岁月 也曾舞出轻狂

在哪里

我想已忘了你

难免你也忘记了我

睁开眼睛

看到的已经不在

时间不曾停留

你和我却曾经走过

当我想起

听到的却是无声

 

世界如此之大

而我一直在此

你已忘记了我

但我还是记得你

世界如此之大

而我属于哪里

我试着去忘记

但却再一次想起

世界如此之大

而你在哪里

无题

月隱白雲薄如霧

風過綠林聲似濤

遥望

干枯的湖泊

有个小孩站在旁边

那坚强的双眼只剩下遥望

头顶上的天空

太阳比以往更加的灿烂

渴望像只小鸟那般的飞翔

飞越这无际的大地

寻找一个地方叫作海洋

远处的风沙开始玩耍

炽热的土地一片寂静

从眼角流下的不是泪

也许是沙

一个孩子站在大地中央

遥望

三月十三 ,夏未至

三月十三 未至

满树的蝉鸣

是为了早早捕获那已注定的宿命

十几年的等待

只为了那几月

那几月的夏

或许宿命并未如期而至

或许宿命早已跌落轮回

提前 只是更长的等待

然而 还未至

清明诗一首

清明一场雨

满山皆青翠

轻风未拂面

徒添几丝愁

 是看不见的爱

若干年 几十年 千百年

 并非要在一起

一辈子 一个月 一秒钟

许多年后能让你记在心裹的一个人

不管结局的好坏

 都是值得的

承诺

有时无须换成誓言

说好等你的

不能十年

不能一年

但却是一辈子

就这一辈子

仅此而已的一辈子

 是因为看不见你

 是因为感受到你

 等于那个你

用这一辈子的时间

无题

我看见鸟儿在天空上飞翔

我看见帆船在海港上启航

每个人都有想要到达的天堂

每个人心中都有理想的乌托邦

 

朝着梦想存在的方向

没有谁比谁更坚强

风雨过后的海洋

那被洗刷过的城墙

 

拨开天空的乌云

在阳光下呼吸微笑

常常

无题

清风伴残月

飘渺似薄纱

夜静闻虫语

初晓忆兰亭

无题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

不一定要在一起

也可能会孤身一人

在新的地方迎接新的东西

不一定是挑战

也可以是朋友

路是自己走的

伴你走到尽头的也只有你自己

那么

我们又何必惊慌呢

情湖

春去秋来

花谢花开

光阴似箭穿梭

翻阅多少年代

 

灯火阑珊时

可曾有人知道我心中的澎湃

夜深人静时

可曾有人想和我分享这凄凉

 

等待千年

尝尽了千年的孤独

 

千年之前你肝肠寸断 投身于我

千年之后你身世显赫 从未识我

千年之前

你说为何救你

我答说

千年之后

你说似曾相识

我又说

 

千年之后

你说你即将完婚

千年之后

我只有独自心凉

 

你说一年之内已是滴水未降

借着婚礼之时乞求上苍悯怜

 

你的婚礼在我身旁举行

你说在我的面前

 得到祝福

我的身旁你在举行婚礼

你可知我会慷慨

 给你祝福

 

我的面前

你和他跳起了千年之前与我跳的舞蹈

我的眼前

仿佛看到千年之前和我跳舞的那个你

 

千年之前你对我说生生世世

千年之后你对他说世世生生

 

千年之前我对你说世世等待

千年之后我对你说生生祝福

 

一曲之后

你说你想独舞

仿佛冥冥之中

想献给身旁的我

我也欣然接受

给我的最后一舞

 

千年之前

我养育一方水土

千年之后

我逐渐变成干枯

无人知道

我这千年的孤独

无人知道

我这千年之湖

身体尽没之前

化作一片雨露

只为实现那千年之前

许下的守护

秋觉

我沿河而来

看两岸秋色盎然

借一缕风

吹拂那平静的心湖

月桂树下的清香

忘却不去那风与叶的邂逅

沿河而走

闻溪流河水潺潺

摘一片叶

投进那慢淌的流溪

河水里的冰凉

翻出记忆里水与鱼的缠绵

思绪是轻的

转瞬却乱了

沿河回走

一切依然

谢谢以后

总是在别人谢谢之后

忘了些什么

没有习惯

构不成自然

您好般的自然而然

无数次的欲言又止

无数次的事后反思

自然而然 一切照旧

忘了

不如说是没这意图

忘了

只是自我救赎的借口

在别人谢谢以后

请记得说出什么

谢谢 是一种礼貌

回应 更是一种礼貌

崭新的船只从船坞里出来

寻找一个可以停靠的地方

躲避即将来到的暴风雨

风雨并没有来

风雨不知道什么时候来

停泊在那个地方

继续等待

雾来了

依旧停着

我看见年华在虚度

置身于飘渺的迷雾中

看不清西北东南

潮水渐渐退去

起航的风帆依旧没有升起

潮水退尽

搁浅的船已无法再扬帆起航

名门望族的堕落

让人无法想象的瞬间

心剧烈的跳动着

然而在倾刻之间

却也停得无声无息

带着一丝遗憾

一丝怨恨

你于是如此

绚丽的红色从空中飘落

我知道那是你的心

伤痕累累破碎不堪的心

红色是你此刻唯一对世间的埋怨

大地接受了你的埋怨

这一切

都发生你坠落之后

地还是那么的广阔

只是在某一个地方

留下了一片红色

那是鲜红的

流星

风吹四野

天似穹庐

在苍穹中

掠过一颗流星

那是带着眼泪的你在逃跑

你带着余时的光辉划破这孤独的苍穹

在空寂的旷野里

我对着你远去的方向呼叫

但你却不曾回头

失望 流浪

带着一丝亮光继续你的路

风雨二重唱

 

风雨中有你

落叶时有你

是你让我那枯委的心掉落 使我更痛

风雨中

是你指使雨打在我身上;

落叶时

是你促使落叶飘过我眼前

秋风徐来

在一望无际的旷野中,

你就是我

 

 

 

鱼儿在跳动着

白云在逃跑着

地面上湿了

我的眼睛模糊了

千万根针插在我的身上

扎进我的心里

我身上淋着雨 眼中流着泪

心里却滴着血

雨停了 泪干了

我的心仍在滴血

故乡

在远方

故乡的月是那样圆

在远方

有我那美丽的故乡

小溪里 石桥边

那儿时的踪迹依旧

无邪的童真

悦耳的鸟语

编织着一个美丽的梦

这个梦就是我的故乡

无题

我曾经为它自豪过

但我发现它竟没有什么值得我自豪的

长大了

思想渐渐变化了

看清了每个人的面孔

并与世人扮演着同一出戏

戏的结果是怎样的呢

或许就等着预言家的预言实现吧

匆匆

时光在流逝

日子在飞扬

擦身而过的人们

是匆匆离去的记忆

记忆为何匆匆呢

该是人走得太快了

在太快中

溜走了多少记忆

再回首寻觅时

又有多少日子匆匆了

该歇会了

看着时光从身边慢慢经过

放弃了前进的权利

看清了离去的记忆

只求别走得太快

别走得匆匆

玻璃镜

玻璃镜

独自在角落里

是等待

是祈盼

 

在玻璃镜的世界里

颠倒了真实

构造的虚幻

 

或许因为等待而颠倒了真实

或许因为祈盼而构造了虚幻

真实与虚幻之间

又有多少等于呢

转过身来

面对的还是这个世界

醉生梦死

梦里醉生好几回

 

情难断万般思绪理还乱

醉一场笙歌盛宴把酒欢

策马纵横

万里山河一眼穿

 

千怀尽醉卧沙场将点兵

复明日酒尽宴歇重振作

醉梦终醒

笑看山河世炎凉